暮寻春色去。

希望迟迟不来,苦死了等着的人。

【言白】悠然的眼神突然犀利起来(上)

没写完的元宵贺文。
啰嗦的小学生文笔。
OOC属于我,幸福属于他们。





我叫悠然,是恋语大学经管系的大一学生。
作为这篇文章的女主,我毫无疑问地认识恋语大学著名的四朵金花,白起,李泽言,许墨和周棋洛。
不好意思,说呼噜嘴了,是恋语F4。
按照言情小说一般的套路,他们四个会为我的善良天真单纯可爱所倾倒,和我展开一段生生世世的虐恋情深。
是的,按照言情小说的一般套路。
事实上,这四个人早就分别在某两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双双捉对,搞在了一起。
但是没有关系,我是个清新脱俗的女主。
这句话翻译成人话就是,他们的线是我牵的,头是我按的,套是我买的(?)。

事情要从上学期的期末说起。
那时的我,仍在非常有职业道德地圈地自萌,偶尔用源于生活的素材写几篇高于生活的言白许洛文,发表在恋语论坛的某不可说板块上。
好吧,是经常写。
那天夜里,我正坐在电脑屏幕前呕心沥血地更着我新开的言白文《霸道总裁的特警小娇妻》。
当写到他们两小无猜竹马竹马李泽言单方面给白起抄作业时,我突然间就醍醐灌顶灵光乍现——妈呀李泽言布置的论文还没写呢!
回忆起李泽言的吹毛求疵面瘫脸和白痴幼稚不成熟三连,我当时就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,一拍大腿决定说写就写。
这叫follow my heart。

名著《择x记》说得好,没有命运,只有选择。
如果当时我选择睡觉,可能现在就会是一只自由快乐的单身狗。
而不是一只每天吃八顿狗粮的单身狗。
什么李泽言把白起喂到少了两块腹肌,什么许墨问周棋洛薯片和我掉进河里你先救谁,什么雨天有人送伞冬天有人暖床生病有人照顾。
呵。
万恶的朋友圈。
总之,那夜之后,我的红娘生活开始了。

TBC